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OPYCEO中国著名企业顾问创业导师

洪豪泽老师演讲合作专线13926872645手机下载荔枝电台搜Fm63025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2~18岁家中负债千万,摆地摊、发海报、当家教、挖下水道、作服务员、卖血 18~27岁成为台湾大型代理集团销售持续个人及团队第一,还清家中负债 27~32岁开设十数家分公司,领导千人团队,登上颠峰后公司倒闭 32~36岁进入培训行业风云再起,与数十位美国及全球各领域专家、权威、大师学习及合作 36岁~39岁立足上海,于全中国各地巡迴演讲上千场 39岁~44岁协助中小企业到上市并建立商学院,担任多家教育培训集团及大型集团总顾问

网易考拉推荐

成瘾,重塑你的大脑  

2014-09-02 17:16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可卡因、海洛因、食物到色情小电影,有关成瘾的研究文章每天都在更新。成瘾是怎样影响大脑的?各个研究的角度可谓是各有千秋。有的认为成瘾可谓错乱的奖励——毒品劫持了大脑系统,使其不能像之前那样仅对美味的食物、美好的性、以及甜美的友谊等一切美好的事物才能产生反应。有的觉得更准确的说成瘾是通过错乱来“学习”——我们的大脑习得了坏习惯和随之而来的反应。还有的人认为更好的解释是成瘾是环境刺激和脆弱基因的结合体。更有说法认为,成瘾是人们对压力的不合时宜的应对措施。换句话说,糟糕的事情使我们亲近毒品,并且上了瘾。

虽然上面的各种观点都不算错,但没有一种完整到可以成为标准答案。成瘾是错乱带来的奖励,是习得的错乱,可遗传,可后天发生,环境对其也有影响。所以,是上面的全部,甚至更多。成瘾可以反应出大脑惊人的改变能力,即“可塑性”。它体现了大脑如何对我们给它的所有事物进行适应,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已经掌握了部分机制,但还有一部分有待发现。

“很多人认为,成瘾是因为人们发现某种成瘾物质是他们所经历过的最爽的‘奖励’,”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美国国家酒精滥用与酒精中毒研究所(NIAAA)的所长,神经科学家乔治?科布(George Koob)如此说,“但是滥用这些物质并不意味着感到很爽。药物滥用带来的是大脑的变化,使得大脑适应这些物质。”成瘾的人对上瘾物的反应会变得更加敏感,比如闻到香烟的气味儿或是瞥到别人在喝烈酒都会让他们犯瘾。成瘾物滥用还会影响到其他的奖励因素,比如金钱或食物,使它们的相对价值降低。

在专注于大脑长期变化之前,研究者们致力于多巴胺的研究。多巴胺是一种脑神经元释放的神经递质,它在运动控制中起到重要作用。同时,在食物、性以及成瘾物等令人愉悦的事物作用下,多巴胺的分泌也会增多。“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,人们认为所有的引起成瘾的东西都能够引起多巴胺分泌的增多,而这会启动成瘾奖励。”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神经生物学家保罗?肯尼(Paul Kenny)这样解释。

肯尼说到,在一开始,人们认为成瘾物可以引起多巴胺升高,所以他们是令人愉悦的东西,但这只是我们理解成瘾的一小步。但现在更多的研究表明,多巴胺并非是决定愉悦感高低的标准,但是它可能会是决定“价值”的标准。现在,科学家们不得不承认,他们并不能解释奖励机制究竟从何而来,也不能阐明人们如何经历愉悦。

但是这并不代表多巴胺跟成瘾没有关系。比如说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服用某种成瘾物,大脑中多巴胺及其他系统会发生改变,这也就是可塑性。这些系统适应了毒品的存在,对多巴胺等化学物质作出反应的受体密度发生变化,从而使不同神经元或是脑区之间的联系增强或者减弱。同时,新神经元的产生也会变少。初次接触成瘾物所带来的最初影响起了很关键的作用,乔治?科布强调,这会引起对受体和相关神经元的一系列可塑性变化。接触成瘾物越多,这种变化就越根深蒂固。

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的神经科学家香农?古尔利(Shannon Gourley)指出,“这其中的部分变化可以加速习惯的形成,也是学习的一种形式。”习惯可以是好事儿,比如养成每天刷牙的习惯,这也表明你可以专注于其他的事情。但是,古尔利认为,习惯的养成有时也是坏事儿:如果养成的习惯是成瘾物滥用的话。

“学习”作为成瘾科学研究的一个关注点,已经被人们研究了超过十年。罗莎琳德?富兰克林医科大学的神经科学家玛丽娜?沃尔夫(Marina Wolf)所在的研究小组最早提出了成瘾的“学习”理论:大脑在成瘾物质存在的情况下出现了不同的“学习”模式,也就是说,这是一种适应不良刺激的可塑性。但是沃尔夫认为,“学习”其实是个不很精确的定义。她举例说,“比如一个人学习骑独轮车,同时也‘学习’摄入可卡因。虽然在某些层面上这有相似性,但是可卡因的存在却会促进大脑对毒品的学习。之后,如果接触到有关独轮车或者可卡因的暗示,它们也会带来不同的结果:回想起骑独轮车的场景或许只是让人有些愉快,而与可卡因相关的记忆则可以引发更强烈的渴望。

因此,肯尼解释说,“任何行为上的障碍殊途同归:它们其实都与学习和可塑性相关。目前就上瘾症来说,我们面对的困难是仍然不能解释大脑中究竟发生了怎样的联系。”遗传学的介入使得成瘾以及其他的问题变得更加错综复杂,一些特定的基因可以使部分群体对成瘾物更加敏感。再加上外界环境以及生活的压力,个体差异的复杂性会进一步增加。

科学家们在研究成瘾者大脑与非成瘾者大脑的道路上虽然进展缓慢,但还是有所收获。“每每谈论到成瘾,人们的考虑都太单一,比如通过血液或者是尿液测试来判断成瘾与否之类的,”西奈山医疗中心研究成瘾的神经影像学研究员丽塔?戈尔茨坦(Rita Goldstein)这样说,“但是成瘾是非常复杂的,我不认为存在某一种测试可以达到百分百的正确检验。”她还强调说,成瘾也使与学习和奖励机制相关的大脑灰质区域有明显的缩小,而且此实验的可重复性很高。成瘾后,即使没有毒品在手,瘾君子的判断能力和情绪自控力也都会出现明显的缺陷。但是,戈尔茨坦觉得其实这是个先有鸡先有蛋的问题,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些缺陷是在上瘾前就存在的,还是随着上瘾而来。

成瘾是在冲动之下主动做出的选择,有着痛苦与快乐并行的结果,既与遗传相关也受环境影响。每种成瘾物都有各自特点,而且目前科学家所能解释的也只是冰山一角。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:成瘾是大脑对环境所作出的适应。这种大脑可塑性发生在很多层面,而且影响涉及到学习、奖励以及情绪机制等等。如果要问我们如何理解成瘾,那么我们也只能从每一个可能的角度来解释了。(来源:果壳网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